您的位置 首页 原创

“三农”、小微拖累资产质量,广西陆川农商行定增获批

日前,为尽快化解存量不良贷款,优化资产结构,在短期内大幅增加资本净额,广西陆川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陆川农商行”)向证监会报送了定向发行说明书(申报稿)。陆川农商行表示,本次定向发行完成

“三农”、小微拖累资产质量,广西陆川农商行定增获批


日前,为尽快化解存量不良贷款,优化资产结构,在短期内大幅增加资本净额,广西陆川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陆川农商行”)向证监会报送了定向发行说明书(申报稿)。


陆川农商行表示,本次定向发行完成后,公司的总资产和净资产规模将有所上升,资产结构得以优化,财务状况进一步改善,为公司资产规模的稳步扩张、各项业务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充足的资本支持。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等主要监管指标将持续达到监管标准。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近日,证监会已经同意广西陆川农商行定增申请。陆川农商行在定增报告中认为,不良率持续攀升,多项监管指标已超监管红线,原因主要是服务客户为“三农”和小微企业,加上受新冠疫情影响,才出现不良上升的情况。不过,陆川农商行的多位股东在各自的经营中,似乎存在一些问题。


受“三农“、小微影响大


陆川农商行本次股票发行数量为2.00亿股,全部为投资股、法人股,拟募集资金总额为2.40亿元。其中2.00亿元计入实收资本,用于增加注册资本;其余部分4000万元用于处置不良贷款,以实现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等主要监管指标达标。


另外,投资者每出资1元认购1股的同时,须另行每股出资0.2元用于购买其不良贷款本金及利息;同时,投资者自愿委托陆川农商行对所购买的不良贷款进行管理、清收和处置;该不良贷款清收后,净回收现金额移交陆川农商行,由全体股东共享或者对收回购买的不良贷款,在扣除合理成本后全部用作提高其拨备。


从上述说明中,可以理解为新定增股东需承担陆川农商行全部不良贷款的处置风险。这不仅让人认为,陆川农商行此次定增搭售出去的不良贷款,是否存占了新股东“便宜”?


对此,近日,在证监会审核通过的意见中,关于募集资金的回复显示,陆川农商行的律师认为,定向发行说明书中2.4亿元募集资金总额存在披露不准确的错误。主要由于发行人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披露的募集资金总额2.4亿元除了包含银保监会玉林监管分局批复中2亿元募集新股金额外,另包含有支付的每股出资0.2元用于处置发行人不良贷款的4000万元部分。


根据定向发行说明书显示,2018年-2020年9月末,陆川农商行的总资产分别为99.32亿元、107.25亿元和119.49亿元;总负债分别为93.06亿元、100.49亿元和111.85亿元,总资产和总负债总体呈平稳上升趋势。


陆川农商行总资产的最主要组成部分为发放贷款,截至2018年末至2020年9月末,其发放贷款余额分别为65.15亿元、73.58亿元和82.07亿元,占比分别为65.59%、68.61%和68.68%。负债的最主要组成部分是吸收存款,报告期内,吸收存款分别为90.86亿元、98.00亿元和107.94亿元,占比分别为97.64%、97.52%和96.50%。


随着陆川农商行资产总量的逐年上升,其不良资产也是在持续升高。报告期内,陆川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3.95%、6.14%和6.88%,2019年及2020年9月末,其不良率已超过监管红线。截至2020年9月末,陆川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为5.99亿元。


陆川农商行表示,报告期内,本行不良贷款率增加主要系本行服务对象主要是“三农”客户及小微企业,农村金融市场面临经济基础薄弱、农产品的同质性、季节性、信用环境较差等特质性风险,相对于大型企业而言,小微企业的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报告期内,部分存量贷款客户经营困难,2020年又受年初疫情的影响,导致本行产生不良贷款规模及不良贷款率上升的风险,进而对本行的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报告期内,陆川农商行多项监管指标低于监管红线。2018年-2020年9月末,陆川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50.02%、87.61%和82.46%,呈下降趋势。2019年和2020年9月末的拨备覆盖率均低于监管要求。


单一集团客户授信集中度分别为8.81%、10.07%和16.38%。2020年第三季度略微超标。


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分别为8.81%、11.04%和9.42%。2019年末超过监管要求1.04%。


收入成本比分别为40.03%、45.83%和37.79%,2019年末略超标准。


资本利润率分别为12.13%、9.89%和9.86%,2019年末及2020年第三季度末均不符合监管要求。


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44%、9.36%和9.22%;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34%、9.36%和9.22%;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34%、9.36%和9.22%。资本充足率在报告期内不符合监管指标要求。


与此同时,作为公司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的利息净收入也存在小幅下降的趋势。报告期内,陆川农商行的利息净收入分别为3.88亿元、3.25亿元和2.53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8.92%、98.68%和97.45%。


股东经营或存问题


陆川农商行是由原陆川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改制成立。截至定向说明书签署之日,其股本总额为3.08亿股,股东总数3490户,其中法人股东持1.08亿股,占35.00%;自然人股东持2.00亿股,占65.00%。


“三农”、小微拖累资产质量,广西陆川农商行定增获批


如其它中小商业银行一般,陆川农商行的股权结构同样较为分散。前十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第一大股东广西神龙王农牧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44%、第二大股东广西川海龙福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37%、第三大股东南宁天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14%、第四大股东陆川县祥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84%、第五大股东广西陆川县金驹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28%、第六大股东陆川县博金农产品贸易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06%、第七大股东玉林市宏越商贸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97%、第八大股东南宁市明宇电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1.94%、第九大股东广西国鼎牧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88%、第十大股东陆川县英平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1.88%。


《商讯·公司金融》通过梳理工商信息发现,陆川农商行的多位股东在各自的经营中,似乎存在一些问题。在前十大股东中有5位股东单位为其员工办理社保方面的数据显示为“零人”参保,4位股东单位为个人数。


陆川农商行的第四大股东陆川县祥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1月,法定代表人为陈豪华,注册资本为10万元人民币,企业地址位于陆川县温泉镇向阳路20号,所属行业为道路运输业。


根据企业自主披露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年报显示,陆川县祥发汽车运输有限公司2016年-2019年期间在社保信息板块显示,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均为“0”人参保。


同样“零人”参保的股东单位还有广西陆川县金驹生态农业有限公司、陆川县博金农产品贸易有限公司、玉林市宏越商贸有限公司、陆川县英平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


第五大股东广西陆川县金驹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池龙驹,注册资本为300万元人民币,所属行业为农业;第六大股东陆川县博金农产品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法定代表人为韦德南,注册资本为300万元人民币,所属行业为批发业;第七大股东玉林市宏越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法定代表人为王海华,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所属行业为批发业;第十大股东陆川县英平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6年6月,法定代表人为李英平,注册资本为568万元人民币,所属行业为畜牧业。2016年-2019年,上述四位股东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人数同样均为“0”人。


这不仅让人产生疑问,陆川农商行的多位股东单位究竟是“空壳公司”还是“未依法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


另外,陆川农商行前十大股东中还有4位股东单位为员工参保人数为个人数。第一大股东广西神龙王农牧食品集团有限公司3人参保,2020年12月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第三大股东南宁天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4人参保;第八大股东南宁市明宇电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4人参保,其余第三大股东或存关联,二者工商信息中电话相同;第九大股东广西国鼎牧业有限公司4人参保。


《商讯·公司金融》就股东单位为员工缴纳社保问题函至陆川农商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作者: 网站小编

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说!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